572 大唐太史令
本站域名 【m.qiuxs.org
如果遇到没有章节内容的情况,请尝试换个浏览器阅读

  看到这些内容,所有人脸上无不显露出惊讶的神采。

  姚一言自不必说。

  这本来就是她的研究方向。

  眼前石碑上记录的内容,将她这么多年研究的知识脉络,全都打通了。

  当时,有很多国内的学者,曾提出过相关的概念,奥斯曼人,是远古华夏北部高原的夷人与地中海原住民之间繁衍出来的后代。

  在九十年代中叶,在奥斯曼东部的乌尔法市郊近十公里外,发现了一座源自史前一万两千年的巨石阵。

  当地语言称其为“哥贝克力”,是大肚子的意思,这个石阵所处的位置是在一处小山坡上,山坡的形状像个大肚子,由此便将发现的石阵称为“哥贝克力石阵”,即为在那个大肚子山坡上发现的石阵。

  石阵的诸多石柱上,刻画了当时远古先民祭祀时候的场景。

  这个种群同样是在史前一万两千年左右的时候,从领地上彻底逐渐消失。

  不仅是在地中海地区,美洲地区,也曾出现相应的记载。

  南马德尔属于密克罗尼西亚联邦的加罗林群岛,位于波拉帕岛外新几内亚东北二十公里处,此处显示超古代文明。

  古生物研究专家威廉·奈本发现了一座进入铸铁时代的印第安古城遗址。

  这座古城也是毁于史前一万两千年前,根据现场的情况判断,它是毁于一次火山喷发,整个城邦被火山熔岩和火山灰彻底掩埋。

  这也就不难解释,为什么“紫衣侯组织”的触手可以遍布全世界。

  管文图此刻肿胀的脸上表情各异。

  惊喜是一方面,更多的是惊吓。

  喜的是,自己这多年的努力没有白费。

  吓的是,这里除了他之外,还有五个“外人”知悉了“紫衣侯组织”的真实身份。

  这些重要的内容,全都被林逸他们记录了下来,关键部分还被钱升做了拓片。

  如果从这里出去,这些消息不胫而走,他们全家必然会受到组织严厉的责罚,甚至直接将他们管氏全家从户籍处彻底“除名”。

  他自己越想越害怕,蹲在地上,浑身开始难以自控的颤抖。

  身边的人现在根本没工夫搭理他。

  因为他们在这些石碑上,又有了新的发现。

  有几块石碑上的内容全部都被人为的打磨掉了,结合前后文判断,这些内容跟寇天师当初炼制的“仙丹”有关。

  根据管文图之前交代的情况,北周皇族后裔宇文熠的四卷羊皮卷中,曾提到过他按照碑文上的丹方进行了尝试,虽然成功率不高,可也培养出了身形庞大的鹞子。

  并且让其顺利的繁衍生息到了现在。

  可那四卷羊皮卷中,并没有提到说他毁掉了这部丹方。

  “这碑文上好像有墨迹!”

  白璐在其中一块被打磨掉纂刻内容的碑文上,看到了一大片残存的墨迹。

  年深日久,这些墨迹只留下浅浅的一层,如果不是她心细,可能真的发现不了。

  “天上白玉京,十二楼五城。仙人抚我顶,结发受长生这不是‘诗仙’李太白的名篇吗?”

  钱升将碑文上的墨迹随口就念了出来,而且还把这首长诗的题目,一字不差的念了出来。

  这首长诗,可以说是李太白一生的真实写照,也被后世称为他的自传体诗歌。

  “难道,李太白真的到过这里?”

  白璐回头看向林逸。

  结合之前他们破解这个“轮静天宫”入口的那首,很难不让人猜测到诗仙是不是真的到过这里。

  毕竟他官场失意之后,纵情山水,一度访仙山,寻仙人,采仙草,炼仙丹成了他的生活日常。

  从这首诗的前四句来看,好像描写的就是这“轮静天宫”的场景。

  “不对,您看这里的落款,是李仙宗!”

  “李仙宗?李太白还有这个别名呢?”

  “不是!”

  林逸直接否定了汪强的话。

  “这个李仙宗,应该是李淳风的孙子,曾经担任神龙和开元年间的太史令,从时间上来看,他跟诗仙在长安时,或许有过交集。”

  李淳风晚年前往阆中,与袁天罡共同推演,最后客死他乡。

  他的儿子和孙子都属于子承父业,担任太史令一职。

  太史令,是古代阴阳五行、地理风水、预测占卜的最高官员。

  这种官员跟李太白有交集,那再正常不过了。

  虽然史料中并没有记载李仙宗跟李太白之间有什么关联。

  也不像汪伦似的,当了一次榜一大哥,就被后世永远铭记。

  或许李仙宗也只是仰慕诗仙风采的无数迷弟之一,试问当时大唐天下,谁人不仰慕诗仙大才?

  就连杜子美都甘愿追随他而去,何况区区一个太史令乎?

  李太白收集天底下有关仙人的内容,然后通过脑补创造出诗作,李仙宗就负责实践。

  最终让他找到了这处“轮静天宫”的所在。

  “那这一切就合理了,咱们进来的时候。李家本就精通天文历法,通晓阴阳五行,能找到这‘轮静天宫’也不是什么难事。

  咱们进来的时候,发现被老周他们炸开的墙壁上,有魏晋和唐风格杂糅的壁画,应该就是李仙宗离开之后,将进入天宫的路封了起来,然后绘制了壁画,可惜咱们看不到壁画上的内容了。”

  说到这,汪强想起了管文图。

  “哎,姓管的,你还记得进来时候的壁画上都画了些什么吗?留底子没有?”

  背对着他蹲坐在地上的管文图好像完全没有听到他的话,依旧坐在那里一声不吭。

  “问你话呢,你小子是不是皮又痒痒了?想吃你最喜欢的嘴巴子呢?”

  汪强伸手拉了一下手中的绳索,管文图还是没有动静。

  “嘿,我这暴脾气!”

  他几步走到身前,刚扬起来的手又忽然放下了。

  “这老小子他他好像咽气了!”

  几人一听,立刻扔下手里的活计,凑到了管文图的跟前。

  林逸伸手一探他的鼻息,再伸手摸了一下他脖颈上的大动脉,摇了摇头。

  “跟杨鼎霄的死状一模一样,身体各项机能突然宕机,神仙难救!”

主播别装,我都看到你摸金符了!最新章节 http://m.qiuxs.org/read-236368/ !求小说网,有求必应!